• 首頁
  • 即時比分
  • 籃球NBA
  • 國際足球
  • 中國足球
  • 綜合體育
  • 彩市動態
  • 賽事分析
  • 報紙波經
  • 亞運會
  • 球壇百科
  • 首頁 > 中國足球 > 其他新聞 > 正文

    到我上場 CUFA開啟中國校園足球新時代

    時間:2019-07-04 09:16:00來源:互聯網

    CUFA開啟中國校園足球新時代 CUFA開啟中國校園足球新時代

      來源:足球報 

      □ 專題報道/記者白國華

      今年的CUFA,變了。

      CUFA是中國大學生體育協會和中國足協在2000年共同創辦的,是教育部官方唯一認證的全國高校11人制足球聯賽,經歷過飛利浦、李寧和特步等不同的冠名商,現在的冠名贊助商是阿迪達斯。國際頂級運動品牌的介入,表明了外界對新CUFA賽事的認可。

      為什么說現在的CUFA與以往的不一樣?因為有三點變化:踢球的人多了,看球的人多了,玩球的人多了。

      創下單場觀眾最高紀錄

      上賽季末段,CUFA的獨家運營權交給了擁有互聯網基因、背后有著強大數字生態的阿里體育。本賽季,大體協和阿里體育對CUFA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其中很重要的一點是在比賽進入到淘汰賽階段后實行主客場淘汰制。這一賽制改革從根本上改變了以往學生體育比賽只是自娛自樂的“習慣”——過去的大足聯賽,往往是幾個學校集合在一處打賽會制,打完了各回各家,除了參賽的球員之外,參賽學校的其余學生都不知道這項賽事。

      本賽季淘汰賽起改成兩回合主客場制之后,校隊隊員成為了各自學校的“明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每所學校球場條件不一,各場次的上座率有高有低,但基本都把開放的座位席坐滿了,根據阿里體育提供的數據,本賽季淘汰賽階段,總計近8萬名觀眾走進學校球場為adidas CUFA喝彩。

      獲得超冠組亞軍的中南大學隊先后在半決賽和決賽首回合的主場比賽中創造了1萬和1.08萬的上座人數紀錄戰績,令CUFA賽事成了名副其實的“萬眾矚目”。大量的觀眾里,包含了真正的球迷,沖著本學校主場榮譽感而來的為校隊加油的學生,還有像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南大學校長田紅旗女士這樣的“高端觀眾”,為擁護的球隊加油助威。

      2018-2019adidas CUFA高水平組超冠聯賽本賽季共進行了40場主客場較量。校園足球最高水平的比賽引爆了本來寧靜的校園,座無虛席的看臺,飛揚的旗幟、震耳的鼓聲、整齊的吶喊——這是校園足球應該具備的樣子。6月6日,中南大學“鳥巢“體育場涌入10852名觀眾,創下本賽季CUFA觀眾單場紀錄。

      一場持續的足球大狂歡

      賽制改革,帶來了觀賽人數的激增,同樣也給賽區主辦方增加了工作體驗,豐富了學生參與足球的角色——學生志愿者、學生拉拉隊、學生記者等等,都成為了CUFA的參與者。以青島大學為例,學校的CUFA學生記者團有20人,每次主場作戰的時候,當然會為球隊助威,每次客場征戰都會在不跟課程沖突的前提下隨隊出征,記者團分工明確,宣傳策劃、對接官方媒體、準備球隊應援物資、拍攝球隊宣傳視頻以及制作賽前預熱海報等,每一個人都身兼數職,發揮團隊的力量,為球隊、為CUFA助力。在體育圈喜歡說All in的今天,這些大學生真是為了自己的足球聯賽All in了。

      上賽季末段,阿里體育成功引入阿迪達斯作為CUFA冠名贊助商。國際體育裝備巨頭加入后,將貝克漢姆、齊達內、博格巴等巨星帶到了CUFA的舞臺上,增強了賽事的影響力。本賽季揭幕戰時,齊達內便來到廣州越秀山體育場,為華南理工大學隊與華南師范大學隊比賽開球,引來了大批的球迷追捧,越秀山南麓水泄不通,毫不夸張地說,以越秀山體育場作為自己中超主場的廣州富力的比賽,也好久沒有過這樣的場面了。更重要的是,在齊達內中途提前離場之后,球場內的上座也完全沒有受到影響,因為觀賽者眾多,賽后的交通疏散工作,就足足花了半小時。

      阿迪達斯還與阿里體育攜手策劃了堪稱大型校園足球嘉年華的阿迪達斯CUFA校園日活動,在華北、華東、華南、西南賽區都有覆蓋,所到之處總能在校園里點燃學生的參與熱情。阿迪達斯CUFA校園日活動通過足上飛鏢、足式高爾夫、泡泡足球等小游戲,讓踢球和不踢球的大學生都能感受足球運動的快樂,即使是平時不擅長足球的女生,也玩得輕松暢快。同時,背靠強大阿里生態的阿里體育,接手CUFA后聯動優酷、天貓、淘寶等各種資源,不斷通過新花樣來擴大這一校園體育賽事的影響力,在向大學生人群倡導健康和快樂生活方式的同時,讓自己與合作伙伴“更強”,為中國校園體育注入更多能量。整個2018-19賽季的adidas CUFA,是以足球為名義展開的一場持續性的足球大狂歡。

      形成了完備的賽事體系

      CUFA的全稱是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聯賽,不再簡單稱為大足聯賽,在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的領導下,上賽季開始,初高中和大學的足球聯賽進行了全面的打通,形成了一個更完備的賽事體系。其中,大學組進一步細分為高水平、高職高專、校園三個組別,高水平組又分為超冠聯賽和冠軍聯賽兩個級別,讓不同水平、不同層次的學生都能更公平地享受比賽。

      從省內賽階段開始,共有包括港澳大學在內的1292支球隊、32300名運動員參加了本賽季的adidas CUFA,比賽場次超過4500場;高水平組在一分為二后,大區賽以上的參賽隊伍從上賽季的48支增加到56支,比賽數量從216場增加到224場,參賽運動員從1200人增加到1400人。

      所有的改革指向一個目標:擴大聯賽影響力,讓CUFA不再是少數大學生自娛自樂的游戲。本賽季adidas CUFA的口號叫做“到我上場”,阿里體育副總裁魏全民對此的解釋是,CUFA的比賽并不只是場上22個人的競技比拼,而是在長達九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跨度里,輻射到近千萬全國在校學生,“到我上場”寓意的正是讓adidas CUFA成為中國大學生各顯神通施展才華的超級舞臺。

      一個時代,隨著一個冠軍而終結

      從2018年的8月開始,到2019年的7月結束。歷時整整一年,本賽季adidas 2018-2019CUFA終于落下了大幕。回首漫長的一個賽季,賽事本身進行了巨大的創新與改變,參與賽事的每個人都深刻感受到了校園足球的巨大魅力。

      他們,是這個賽事的參與者;他們,是值得記錄的一些人。

      球隊篇/廣東工業大學

      黃金一代告別

      時光回到2018年7月28日的同濟大學足球場,CUFA校園組總決賽的一場比賽,廣東工業大學在2比0領先的大好局面下被新疆農業大學逼平,比賽進入點球大戰。第五輪出場的龍文博點球罰失,廣東工業大學輸了。一些絕對核心的畢業和功勛教練張勇軍老師的卸任,一度讓球隊陷入低谷和迷茫。

      2019年3月,珠海,初春,廣東的雨水尚存一絲寒意,廣東工業大學足球隊再次出征CUFA校園組東南賽區。雖說是東南區衛冕冠軍,但衛冕道路并不好走。小組賽第二輪遭到廈門大學嘉庚學院的頑強阻擊,雙方互射十一輪點球才分出勝負,廣工驚險提前小組出線。也許是幸運女神的眷顧,他們接連贏下了半決賽和決賽的點球大戰,成功衛冕東南區冠軍。

      5月末,阿迪達斯CUFA校園日活動到了廣工,組委會借此機會特意舉辦了出征儀式,讓球員感受到了作為球隊一份子為校爭光的榮耀感與自豪感。

      終于到了總決賽階段,但現實很快給了他們當頭一棒:小組賽次輪1比2,被呼和浩特民族學院逆轉擊敗。隨后的兩場比賽充分發揮了南派足球的“小、快、靈”特點,以兩場大勝挺進半決賽。半決賽再遇呼和浩特民族學院,廣工沒讓小組賽的劇本重演,1比0小勝,殺入決賽。值得一提的是,本場比賽臨危受命首發打滿全場的中后衛龍文博,發揮出色,化解了對手一浪接一浪的狂攻。終場哨響,龍文博仰天長嘯,一切的壓力在此刻釋放,從去年淘汰賽對新疆農大罰失點球,到因備戰考研暫時退隊,再到為了趕上全國賽而給自己加練,今天,終于得到了回報。

      決賽場上,頭號球星蘇巴提因身背黃牌被早早換下,大四了,這是他代表廣工的最后一場比賽。他走到場邊與替換上場的楊楚誠擊掌,他穿著廣工戰袍在綠茵場上奔跑的這一段故事,定格在此刻。與北方民族大學的決賽還是只能點球決勝,當研三老大哥謝昱將點球穩穩罰進,主裁判哨聲長鳴,校園組新王登基——廣東工業大學!

      從第一場比賽到最后的總決賽,就像在走鋼絲,途中稍有不慎,便會前功盡棄。隊員們的努力付出和教練的悉心教誨,猶如平衡桿的兩端,使得球隊在一場場遭遇戰中平穩前行。

      本賽季過后,廣東工業大學足球隊大名單共有9位隊員大學畢業,2015屆黃金一代落幕,在CUFA的賽場上退役,下賽季廣東工業大學足球隊將迎來大換血。一個時代,隨著一個冠軍而終結,廣工希望在新血加入之后,能夠繼續在省內外賽場上“工”無不克。

      教練篇/北理工主帥于飛

      “專注對待每一件事”

      對于北京理工來說,2019注定是載入球隊史冊的一年。CUFA賽場折戟三年之后終于拿下全國總冠軍,成就十冠王偉業。捧杯的過程雖然跌宕起伏,但成功奪冠的一刻足以讓所有人忘卻曾經的痛苦。帶領北京理工登上冠軍領獎臺的正是北京理工曾經的“中場發動機”于飛。

      十九年的時間,會給一個人帶來很多刻骨銘心的回憶,從2000年進入北京理工大學成為足球隊創始球員,到2007年完成研究生學業留校工作成為球員兼教練,五年后正式退役晉升為助理教練,再到如今成為北京理工一線隊領隊以及大學生隊主教練,十九年的時間,北京理工足球隊給于飛帶來了許多難忘回憶,于飛將自己最好的年華都留在了校園之中。

      在于飛宿舍的床頭擺放著一幅2003年世界大學生運動會與烏拉圭比賽的照片,對于那場比賽,很多人還有印象,中國大學生男足在絕境中以2比0擊敗對手,獲得小組出線權,為球隊在比賽中首開紀錄的正是如今的于飛。作為北京理工“橙一代”的核心球員,于飛在球員時代威震八方,在退役之后也沒有離開心愛的足球場。

      2019年,北理工的“橙三代”在于飛教練兩年多的調教下終于迎來了綻放的時刻。以郭夢源、郭夢杰、陳季冬、祝洪森等球員為代表的年輕一代扛起了球隊的大旗。對此,于飛表示:“今年CUFA改制以后,參賽球隊的實力更加接近,幾乎每場比賽都是硬仗,這需要大家百分百的努力,在經歷了前兩年的比賽后,我相信我的球員們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足球是圓的,但我們會為了心中共同的目標全力以赴。”

      有志者、事竟成。臥薪嘗膽,三千越甲可吞吳。隨著羅逸敏打進致勝球,北京理工終于在自己的主場拿下了隊史第十冠。奪冠的那一刻,于飛指導難以抑制自己的情感,他流淚了,這么多年南征北戰、教書育人,其中有多少心酸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于飛表示,未來的路一定會充滿更多艱難險阻,但他有信心帶領麾下弟子們繼續追尋北理工的下一個十冠王。

      于飛說:“北京理工是一個特殊的球隊,因為在這里不僅要將球踢好,更要把功課學好,這就意味著大家要比職業球員和普通學生付出得更多,想同時做好這兩件事就要學會專注,訓練的時候專注訓練,學習的時候專注學習,如果能夠做到專注對待每一件事,相信未來畢業后無論在職業足球還是就業上都會有更多的選擇空間。”

      教練篇/中南大學主帥何偉黎

      “我們還要付出更多”

      2019年5月25日,這是中南大學足球隊歷史上值得被記住的一個日子,他們在主場0比1不敵衛冕冠軍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但首回合3比2客場取勝,他們以客場進球多的優勢,歷史性進入CUFA最高級別的決賽。

      這支組建10年的新軍,一步一個腳印走到最高舞臺,離不開主教練何偉黎悉心調教的功勞,被稱為湖南校園足球教父的他,感觸不小。

      “很開心,中南大學足球隊能夠歷史性地進入超冠聯賽的決賽,這一路走來感覺就像做夢一般,誰也沒有想到中南大學足球隊能夠進入到決賽,能打進四強都是一種奢望,但是通過我們不懈的努力,最終實現了自我突破。”

      中南大學足球隊組建于2010年,建隊之初只能招收足球特長生,也就是本省的高考分數二本線65%的學生。該政策在2013年取消,隨后中南大學只能招收運動訓練專業的學生,面臨招生人數少,選材面窄的困境。何指導一直在堅持,他帶隊參加高水平組的比賽,并取得不錯成績:2012年到2018年他們獲得湖南省七連冠,并在2015年獲得全國南區第三名和總決賽第七名的好成績。中南大學足球隊在2017年被評為高水平隊,可以進行高水平運動員的招生。

      除了對技戰術水平的訓練,何指導還十分重視注隊員的全面發展,對隊員會提出五點要求——第一,要做好人;第二,要做好事;第三,要好好談一段戀愛;第四,搞好學習;第五,踢好球。“我們在球隊里制訂了多項規定,比如學習成績在班上排名末尾幾位,或是在班級或者院系一個學期被投訴三次,就停止球隊訓練,一經發現有球員抽煙、喝酒、賭博、打架,一律開除。我們一直教育大家,要尊重裁判、尊重對手、尊重觀眾,不允許對裁判以及對方隊員有任何不禮貌的行為出現,出現爭執,或者被對手挑釁,甚至出現被毆的情況下,也不允許打架。”為此,這兩年球隊特意設立了一個“委屈獎”,當受到對手攻擊的情況下,你不要還手,受了委屈,獎勵500元。

      比賽之余,何教頭會經常帶著隊員參加活動。例如向革命先烈進行祭拜,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在他看來,這也是隊員的文化素質教育之一。去南京比賽的時候,他們會集體前往雨花臺革命烈士墓進行悼念,每年他們至少兩次去韶山。

      雖然在最終的決賽中不敵北京理工大學,沒能率領球隊更進一步,但何偉黎坦言,能夠參加超冠決賽已經實現了夢想,當然,“我們離更高的夢想和目標還差一步,所以我覺得我們還要付出更多,下賽季,爭取一飛沖天。”

      球迷篇/Soap君

      “我們成了真正的遠征軍”

      Soap君是北京理工大學京橙風暴球迷會的負責人之一,江湖人稱“CUFA第一球迷”。2019年,北京理工大學第三次踏上了爭奪十冠的征程,Soap君和他所在的京橙風暴球迷會,開啟了隨隊征戰的路程。如歌詞所說:一起征戰大江南北,去尋找屬于我們的勝利!

      客戰人大,人民大學操場飄揚著京橙風暴的助威聲;再遇河海,京橙風暴遠征軍克服困難抵達南京,有點反客為主的意思;主場對陣河海,北理工在球迷們的助威聲中將對手牢牢壓制,羅逸敏的絕殺讓東操場成為歡樂的海洋;決賽客戰長沙,上萬中南球迷絲毫沒有影響到京橙風暴的遠征軍,他們盡情吶喊,是球隊最堅實后盾。決賽中,羅逸敏再次扮演重要角色,尾聲階段打入第二球殺死比賽。

      比賽結束的那一刻,Soap君泣不成聲,隨隊遠征四年來的酸甜苦辣咸,個中滋味唯有自己知曉,喜悅、失落、不甘、憤怒,各種情緒交織。

      當陳子軒高舉超冠元年的冠軍獎杯,Soap君擦干眼淚訴說著心中的感觸:“其實我自己心中有愧,雖然跟隨球隊征戰了四年,但往年的CUFA都是賽會制,每年跟著球隊去一個城市,說是南征北戰有點名不副實。這個賽季超冠改為主客場賽制后,京橙風暴才真正是一支‘遠征軍’!這是賽制變化后的CUFA帶給我們最大的改變,讓校園足球走進各大高校,讓不同地域的球迷感受不同的文化,我相信這才是校園足球真正的意義。”

      對于球隊的表現,Soap君表示滿意,一切付出都是那么值得!“我們北理工是不可戰勝的,我們是十冠王!!!”

      “每一份感情都讓足球變得多彩”

      青島大學,是CUFA中的一個典型代表。他們擁有一個20多人的團隊,從宣傳策劃到對接官方媒體、到準備球隊應援物資、拍攝球隊宣傳視頻以及制作賽前預熱海報等工作,都有專人負責,是CUFA超冠組“頗具規模”的隊伍。

      青島大學足球記者團團長于曉梅

      “把足球中的溫情傳遞更遠”

      如何去判定一支球隊成績的好壞?是拿了多少冠軍嗎?是,但不絕對是。冠軍的含金量才是更關鍵的因素。

      那么又判斷其含金量呢?相信所有關注體育賽事朋友都很清楚,就是所參加賽事的水準。CUFA作為全國大學生水平最高的足球賽事,在過去幾年雖然是被官方所認可,但卻不像CUBA那樣深入大學生群體,因此也就無法獲得更多的關注度,所以記者團的發展非常有局限性,其受眾基本局限在在校生。

      2018年我走進了CUFA,作為青大足球隊的隨隊記者,跟隨球隊一起到了延邊,參與比賽報道。作為一名隨隊記者,很榮幸自己能見證場上的每一次傾盡全力,球員們在賽場上頑強拼搏令人動容,備受感動。2018年,青大足球隊記者團組建成立,現在已經有一年時間,一年來每個人都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宣傳引以為傲的青大足球,每個人都在埋頭做事,CUFA給了我們一個檢驗自己成果的平臺。每一個看直播,瀏覽推送的人都是對我們工作的肯定,我們讓大家感受到了青大足球的魅力,讓大家愿意在屏幕前守候,和青大足球一起戰斗。延邊之行給予了我和記者團的每個人很大信心,原來我們做的事情真的很有意義,也是這次讓我們找到了自己想要做的事,努力做好球隊后盾,為他們創造好的舞臺,讓金子發光。

      如果說2018年CUFA讓我們找到了方向,2019則是堅定了前行的路。2018在延邊通過屏幕感受到了球迷熱烈的支持后,我們一直在思考怎么讓這種熱情在現實得到釋放。直到年底CUFA改用主客場賽制,我們知道機會來了。24強賽的時候,不管是球隊還是記者團每個人都深切希望能拿到主場機會,這個主場青大人等了很久,所以當青大足球隊的勇士們拿到主場名額時,朋友圈刷屏,所有關注青大足球的人都在期待著主場比賽。

      CUFA在今年改成主客場賽制之后,可以說是掀起了大學生校園足球的熱潮,無論是主場還是客場對本校關注足球的同學來說都不亞于一場職業足球聯賽。對青大記者團的改變,最重要一點就是我們得到了越來越多的人認可,因為我們記者團成立最初是由球隊隊員提出的想法,新聞系和足球隊教練牽頭所成立起來的組織,不屬于任何校方組織,因此也就得不到權威的認可,本賽季主客場尤其是主場的宣傳工作,是由我們自覺承擔起來,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由我們自己策劃,其他地方的支持幾乎沒有,因為CUFA賽事主場宣傳工作的需要,我們提前一個多月便開始準備,雖然非常忙碌,但大家都因我們所做的一切是有非常大的價值而樂此不疲,最為開心的就是看到主場所呈現出非常好的足球氛圍我們每個人都非常驕傲,賽后阿里體育、等還對我們進行了報道,我們的價值得到了很好的體現,被人認可的感覺是令人驕傲的。

      主場比賽,現場來了很多人,超乎我們的預期,很多人是因為看了記者團的推送來到現場,不乏第一次看球的人。在現場大家一起搖旗吶喊,這是我第一次清晰看到青大校園足球的模樣,是熱烈的、是率真的、是充滿力量的!主場比賽讓我們看到了足球的世界不只有競技。大四球員淚灑球場,特意趕來為班里學生加油的老師,愛兒心切無條件支持的父母,狂風中為兄弟吶喊的球迷,每一份感情都讓足球變得多彩。寄予的感情越多,越堅定我們的信念,這樣的校園足球文化值得被知道,我們應該做下去,走好每一步,把青大校園足球文化的路越走越寬,把足球中的溫情傳遞更遠。

      青島大學足球隊球迷代表張兆林

      “在足球方面,奉獻出了自己全部”

      “感謝大家來到青島大學對陣同濟大學的現場為青大加油助威,我是今天的領喊,我將帶領你們體驗最純正的足球氛圍,讓我們一起為青大吶喊!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的城市是青島,我們的球隊是青大,我們要和我們的球隊一起去戰斗!戰斗!戰斗!”

      這是青島大學CUFA超冠聯賽主場賽前,張兆林引領球迷的一段話。生長在齊魯大地,父親是魯能死忠,張兆林順理成章地成為了魯能隊的擁躉。從三年級起,他開始在學校踢球,享受著足球帶給他的快樂,與足球之間的關系也更加親密。就這樣,足球走進了他的生命,也成為了他的一生熱愛。

      在張兆林看來,青大校園里有著許多熱愛足球的人,但是學校卻只有一支超級組足球隊,學校內部缺少校園聯賽,所以就萌生了建立校園組足球隊的想法,在超級組成員劉錢昊的共同努力下,他們帶動熱愛足球的青大學生一起組建了青大校園組足球隊,也就是現在的鋒豹校園組足球隊。張兆林回憶說:“回想球隊第一次參加正式比賽‘華融杯’的時候,大家都很緊張,如果是賽程更好一點的話,也許晉級的就是我們。”

      “通過足球認識的伙伴友誼都是很純粹的。”張兆林說。作為校園組球隊的組織者之一,他與超級組的球員們有著深厚的友誼。除了同級的劉錢昊之外,張兆林經常與同院的超級組成員牛志玉、孫子康一起踢球、看球,他與牛志玉一起觀看了巴薩主場6比1驚天逆轉巴黎圣日耳曼的那場歐冠的直播。

      回憶3月30日那天的青大主場之戰,張兆林說的很簡短:難忘、不舍、遺憾。

      這是劉錢昊等大四球員最后一場主場比賽了,所以張兆林放棄了擔任解說的機會,選擇回到球迷的陣營中去。作為領喊,他帶領著現場一千三百余球迷吶喊出了五千人的聲勢,為球隊營造出了火爆的主場氛圍。縱使他的聲音已經沙啞,但是他的吶喊助威聲仍然從比賽開始一直持續到結束。在他看來,青大足球隊這場比賽踢出了韌勁,結果已經不重要了,只要付出了自己的全部,就問心無愧。

      回首自己的大學四年,張兆林表示:在足球這一方面,已經奉獻出了自己所能奉獻出的全部。感謝這四年時光不斷地打磨了自己,促使自己不斷成長。

      青島大學是中國校園足球的一個縮影。2018-2019賽季的CUFA,無論是最高水平的超冠聯賽主客場賽制,還是校園組、高職高專組的賽會制比賽,在每一個賽區、每一座城市、每一所學校,都能真切地感受到高校學子對足球發自內心的熱愛。

      有無畏風雨暴曬,始終堅持在第一線,保障賽事順利進行的內蒙古科技大學的志愿者;有半個月內連續輾轉三站大區賽執法比賽的裁判員老師;有不遠千里來到賽區只為心愛的球隊記錄拍攝的死忠球迷;有絕境逆轉之后潸然淚下的功勛教練;有賽后與球隊一起答謝球迷的模范校長、中南大學校長田紅旗女士。

      在他們的汗水、笑容、眼淚、白發里,能深刻地感受到每一位校園足球的參與者,對這片綠茵場的熱愛與不舍。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校園足球漫漫長路,我們一直在前進。

    聲明:本網站所收集文字、圖片等內容均系網民撰寫或程序在互聯網中自動收錄轉載,文章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轉載的目的在于非盈利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只供參考之用。本網站不保證信息的準確性、有效性、及時性和完整性。

    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和其它問題,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人猿泰山注册